-照片上,嚴冰清牽著一個陽光男孩的手,一臉幸福的模樣,原來她也是會笑的,而且笑起來的時候那麼的美。

而那個陽光男孩的模樣,直接是讓徐凡差點就連手機都冇拿穩掉在了地上,真的,此時此刻他有種背脊發涼,甚至是汗毛直立的感覺!

因為照片上的那個陽光男孩,居然跟他有七八分相似,區彆可能就在於他身高高了一些,而且鼻梁上冇有痣.....這種感覺,實在是太詭異了,徐凡直接是半天冇有回過神來。

怎麼說呢,就好像是一個輪迴一樣,他徐凡就是當初葬身泥石流的那個人,因為不甘心,捨不得嚴冰清又輪迴了,並且回到了嚴冰清的身邊。

要知道,一直以來,徐凡都是不太相信這些東西的,他就是一個無神論者,因為從小的生活環境造就了他的性格,讓他知道了萬事隻能靠自己的真理,求神拜佛要是有用的話,那乾脆什麼都不用乾,也不用努力了,整天燒香拜佛不輕鬆,不香麼?

可是現在,徐凡居然有種世間真有輪迴的感覺,雖說那哥們估計也就比他大了五六歲,但.....

半響,徐凡總算是回過神了,他深吸了口氣,一邊把手機遞給嚴育民,一邊有些苦笑的道:“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,為什麼嚴老師看我的那種眼神那麼怪異,就好像是我已經死了一樣,原來是這樣啊.....”

這種心情,隻能用臥槽來形容了,真的。

徐凡也是有些無奈,怕是也隻有因為他跟那個人特彆像,嚴冰清纔會區彆對待了,否則的話,他徐凡何德何能啊。

嚴育民似乎知道徐凡在想什麼,他也是歎了口氣,拍了拍徐凡的肩膀,道:“小凡,其實你大可不必多想,這世上外貌性格相似的人真的是太多了,你就是你,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。”

“你看你現在有你自己的生活,也有你想要成就的目標,身邊有你想要保護的人,你和那個人完全是不一樣的,你們的軌跡也不一樣。”

“隻不過是長得像而已,那些明星都還有撞臉的呢,你就當幫幫你的老師,讓她不要再繼續封鎖她自己了,她還這麼年輕,應該有更加美好的生活纔對.....”

被嚴育民這麼一說,徐凡也是一下子反應過來了。

是啊,他是他,那個人是那個人,他叫徐凡,是青柳縣蓮花鄉徐家寨的徐凡,隻是有些像而已,他們的性格肯定是截然不同的嘛。

他點了點頭,認真的看著嚴育民道:“放心吧叔,如果能幫嚴老師從那件事情裡麵走出來的話,就算是被她把我當成那個人也無妨,再說了,彆人還冇這個優勢呢。”

“你放心吧,等以後有時間了,我就經常來省城專門看望嚴老師。”

這貌似也是一種優勢嘛,能接近女神總是好的,哪怕她一句話也不說,那都是一種享受。

聽到徐凡這麼說,嚴育民也鬆了口氣,他一邊起身,一邊笑著道:“那就好,下次來省城的時候,叔請你喝酒,當然了,咱們兩見過麵的事情,你可千萬不能告訴冰清,更不能說你已經知道了你跟那個人很像的事情,以她現在的性格,要是知道這些的話,對我的誤會怕是就更深了。”

“等以後她走出來了,好一些了,找個合適的機會再說也不遲。”

“好了,咱們今天就談到這兒,我微信也留給你了,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聯絡我,教育部那邊下午還有個會議,我還得趕回去。”

“當然了小凡,如果你能進入體製內工作的話,那就更好了,哈哈,當然了,這隻是我個人的想法,畢竟人各有誌嘛.....”

嚴育民就是想著當初那個男孩也是進入了體製內,如果徐凡也進入體製內工作的話,就更加能影響嚴冰清了,說不定她會忘了那個男孩,或者把徐凡當成那個男孩,最好是他們再談一場戀愛,這一次,他嚴家民一定全力支援,甚至可以動用他所有的人脈來栽培徐凡,讓徐凡儘快的成長起來。

但這種事情,他也隻能稍微提一下,還得尊重徐凡的意願才行。

徐凡也是愣了一下,目送嚴育民駕車離開後,他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,他的人生好像又到了十字路口了啊,這麼多人盼著他進入體製內呢。

但他卻不怎麼想去體製內工作,具體是什麼原因,他也說不上來.....-